kalokop

#正负能不定#

最近多到加缪的异乡人。
好吧,其实没有看完。确实的说,只是翻了两页而已。有时候在想啊,我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呢?似乎很难给自己下一个定义,虽然明明对着事物有着极其偏执的下定义综合症。
以前觉得我是一个飘荡的灵魂。但是我却又不像会是在小巷里压低了帽沿匆匆走过的行人,不会是在转角处披散着头发放声高歌的诗人,更不可能在蒙蒙的烟雨中摆弄着头发,甚至任雨水打落在镜片上。但我渴望自由,渴望热情的生命。但是我总能很机智的意识到绝大多数年轻人所谓的自由,渴望最后终究会落到一不堪的境地当中,难以负担的自由永远是它失去了自由,在还没意识到的时候庸附流俗之间。于是我便很清晰的意识到我自己需要一个庇护,于是在众多的时刻我都躲进神圣的光辉里,去躲避一些我承担不起,却确确实实存在的东西。
这是又想起一个同学对我说的。
你是一个极其干净的人。
其实我并不是所谓的干净。而是在抗争。
所有的一切对我来说都太过于奢侈了,无论是友情,亲情,还是别物。
我太过短暂,我承担不起。
不知道什么时候,自然而然的认同了傲慢与偏见当中的名言,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够拥有浪漫。我想同样也并不是所有人能拥有渴望的一切。
但我们无法掌控的这一切,却又在每时每刻像一把快刀一样塑造着我们。有很多时候我真的不知道我自己到底在哪里,我没有罗盘,我也没有水晶球,我不知道海风把我的手孤独的船带到了哪个角落。我甚至都不知道我自己是什么,我唯独知道的是这不是我想要的地方。
我想。应该有个地方有我想要的。确切的说,我想要的生活。
上个月偶然的一次谈话又让我再一次的证明了任何人之间的差距是多么之大。还是在座位间的闲谈,我的后桌说她以后是想过上进入家庭早五晚九的日子,并且憧憬着她日后的生活。我确信这不是被学习压的所造成的一种安逸,从她的表情我会看出这是她最高的渴望了。
我没有参与这个世界的创造,所以也无权来批判他人的未来。但是我知道这不是我想要的。我和她们不一样。
我不想在20岁以后过上那样子的生活,并且可能永远也不会。并非我讨厌俗世的情怀,而是确确实实的非我所属。我渴望去浴血奋战,我渴望在学术的海洋里徜徉。我渴望去学习,我渴望一直保持学习的状态,去追随前人的高标,去挖掘自己真正的潜能。
我并非唯一。
前几天还有列表里的同学在晒自己已经进入了国外斯坦福的初审,上个星期刚刚有同学兴奋跟我说上海财经大学已经录取了他。
我值得一场更好的人生。我是值得的。足够努力,我做得到。
我没有那份幸运,能够得到一切我在年少时渴望的东西,很幸运我没有错过年少时的教育,所以我也不能错过提升自己的机会。

学霸姐姐告诉我,不必理会荒芜者,那是他们的损失。也确实是他们的损失。所以告诉我啊,我可以去更远的地方,让我去看见一个更好的自己,去赢得一场自己的人生。
上帝,我希望我做的这些是值得的,虽然我远远不够努力,虽然我只是幸运而已。

##高考前写长信的,估计只有我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